分享到:
 

董其昌(1555~1636) 家书卷

图录号: 523
估价RMB: 5,000,000-8,000,000
成交价RMB: 5750000(含佣金)

523
董其昌(1555~1636) 家书卷
纸本 手卷
识文:1.徐思庵与舍侄允岩言大憾昌,皆昌所不闻,骤闻之殊为可异。今悉以闻于太翁,正欲思庵速察之。昌平生未尝先投一刺于人,人辄有先施者。昨岁思庵有弟兼卿与昌素不相见,亦不相闻,直造陆馆中相访。昌昨岁馆在平泉厅以内,不通来往以其子年幼也。用是与徐君绝踈,其师高少龙者,端雅士也,曾来下顾。昌与同饭者再,与窗稿文者一,与考卷文者一,此外于徐君之事,风牛马之不相及也。徐君曾以一柬,令人持淳化帖,云是某家物。昌作柬云欲此何用。又曾见示廿一史。昌亦答之。如是此皆有小人致之,其人自在,或高君所知也。若昌之沮之,非是劝其为善,正是不与其可否,如古人云:善不可为,况为恶乎?今乃云昌曾与其弟同一妓饮酒。昌直办其无,有何实迹,但既有妓又有酒,岂无苍头在左,仆夫在右?今烦思庵取其乃弟之仆,上自胜冠,下至稚齿,严加问诘,云主公于何地饮酒,曾有何客,亦有一姓董者在坐乎?兼卿固在,昌固在,天地鬼神固在。若昌果与徐君有携妓之饮,落笔而殒也……思庵之督过其弟,屏远其弟之外交,此兄道子道也。昌果如彼所闻,正当鸣鼓攻之。但彼若严加审问,自能脱然,知其诬谬,则比时所见,自知其诬也。昌平日与人惟恶沈生,名可系者,恶其淫媚。岂有身自为之哉。此必可系之。当有在思庵左右构言之者耳。幸太翁转白,令彼即严审之。即日其昌顿首百拜具。余地。
2. 要来卿拜节问候并以坐功妙诀奉告,大为雨阻,不得至矣,以为深歉耳。得平身价,分毫不饶,为其逃背,故不可恕。如原银两半无少亏缺,任岳父作主退之也。来教饮悉,今日原著董福来候,附此,岳父大人。其昌婿顿首百拜。
3. 正二月已尽,一句书不曾读,今廿二日,决欲登舟便作长行,计不出廿四五去矣。糙米要留五石与租户,其余糙粮白银之外所存者,即日要卖,万万。又路上少吃米亦得二石,打白者包作四包。然则婿米可卖者亦不多矣。家中事要与岳父大人商之,必得一入城为妙。岳父大人膝下。愚壻其昌顿首百拜。左冲。
4. 婿以四月十三日趁太监船行,至五月方可到。此舟甚囗囗一舟也。客中康健,但不审一姐及两儿何如。盖一姐孕囗囗囗得男得女,太平为庆也。家中若阙用,可从权一当,待皆囗囗囗囗百凡仗岳父大人照拂,囗岳父岳母及举宅清吉为慰。岳父大人膝下。四月十一日婿其昌顿首百拜具,左冲。
5. 冬米得二石方可,因米贵,非此不能偿所直也。家中每日七升,绰绰有余,每月二石,更四斗备不常之需。但不使则可得二十石米之余,
免得借人矣。其余日逐使用纤悉具备,并无所缺。壻亦自谓不负家中坐食之人,不知岳父以为何如也。承惠谢谢,岳父大人膝下。其昌壻顿首百拜白事。
6. 自八月至冬十二月初竟不见家中一纸,不知家中作何状。有家书曾达岳父否?报喜者毕竟何以处之。家中之费幸见示,毕竟几何又不知。府县及各上司常例俱不缺否?共有百四十余金,存得许多。报喜者人家十分与之三四分,不曾有如数者。我家不知若何。旅中眠食为此不稳,真令人可闷。王荆石中会元,只总赏一百两,闻我家写报喜银大惊大笑。乡试已过,惟会试乞岳父留心,倘若中得,幸不复为小人所弄。婿曾沾染人一文钱否……旧岁乡人欠米,万万如约一追,感感。岳父大人膝下。婿其昌顿首百拜,十二月九日。
7. 会试事已毕,恨又失一元耳,皆福薄之故也。婿俟廷试后再决去就,大抵今岁必归。即今岁不能归,明春必归矣,家小决不必取也……婿已治装两日,惟米价八介之外,幸乞借船载入城,打冬之外俱可卖以为行资。并求岳父大人入城打之。且有面谈,皆京行后委曲,非一言可尽者。因趁龙衣船,故急急耳。岳父大人膝下,愚婿其昌顿首百拜启。
8. 近来报喜者甚于盗贼,非有人力相卫,其恶日甚。婿闻我家头报便写一百几十两,京师以为笑谈。不知二三报又得几多,徐与偕家有人来,再不见家书,深为可叹,此时必是岳父不在城,故光棍援同家人遂至于此。不知婿平生有何底业,有何资助,便中举有何补益,而家中痴顽若此,真令人有弃家之念,终朝气恼,绝无会试之兴,止宜落发耳,世岂有董讱庵可与王弘宇斗富者乎?言之痛心痛心,今想家中必日日受此辈之恶逼,打天打地,老小不宁,如遭贼劫、如坐牢狱矣,又不知何以处之。上年唐抑所家写了百外,亦为不在家之故。以后只与实银,十不三四,又多抬他,乞岳父贼出关门,犹可捄婿也。万万勿懒,亲友能于此时一来,拒□□□终身不在财利,尽力亦难□□□喻太翁若未打发此辈乞急□□□转致不可通家。初十夜,婿董其昌。
9. 方会泉乞岳父为一谢,必当有以报德。但役事非目下所能任也。承四母舅寄书,因差人急,不及细作复简,亦乞岳父先谢,容当颛修候耳。六婶至最寡而上海姑婆事体与之不同,何为当婿不在家之时而重其劳扰,亦是不相体谅。今岁每月无一两余使用,乞岳父与大兄借当头一应,婿归即奉还不误也。岳父书来,其所示帐上之费不知从何而出,此所未悉,既是海门处已补完而上司银又未至,则向来之费何处泥补。此必有入账,但岳父一时未能悉写耳。幸明示之。两大子出痘否,日夜悬念,全仗岳父扶植,感激不浅,惠米谢谢。岳父大人膝下。其昌婿顿首百拜。此书最后写者,外一长书是先写者。正月廿日,左冲。
10. 十一日至丹阳,十二至金坛,十五日发行至南京。婿家中一无可虑,惟有使用一切依婿调度,尽可过日。如此荒年,米柴之外四分一日,有何负于家人哉。惟两小子若有病,未曾留使用,已与诸海老计议,若有病即请医,但教人与海老说就是。至女眷有病,惟杨坦如最明理,亦求海老一请之。或有谢意,海老亦能相应,不烦家中也。岳父须时时上城,叮嘱家里不要移东掩西、拿前拶后,只依婿处分。万里跋涉,莫令我费心,天地祖宗亦能鉴之矣。宋家若归,壻还要教人归探问家中事体耳。余不一。岳父大人膝下。三月十四日壻其昌顿首再拜启事。左冲。
11. 韩家手本已与湛贞所言之,彼尚囗囗银乃肯批,婿因此不分与再说,但未囗韩家决要否。决要则须动口舌与囗壹言,可得告示。又恐韩家得此,辄为告状入罪之端。虽婿亦有阴骘,盖假冒之与盗卖不同,而贫人一徒罪□可致死。故婿亦不上前为之。即岳父亦有此意者,以为何如。原来决是乳母乳恶,观乳母腹泻不止,则其病乳又害阿口,明矣。然岳父不要说是乳母之故,幸即载老娘再来吃乳以观阿囗病势。若囗病减即用老娘也。其子便与乳母共乳,若无病亦可久也。万万。岳父大人膝下,其昌壻顿首百拜。
12. 沈云升寄来张吏部与王射斗书,知荫事可必,然诰命须得大手笔相善者。目下当遣一人往京也。知汝欲来郡中一度,舟行十金之费,费于无用,且我出门即在旬日间,虽无定期,二月必到,切不可来,京书送看,看过仍发来手。正月十六父字,源儿。
13. 两儿之归托重老侄,父兄师保实惟兼之。今闻大郎忽然入好利一途,廉耻尽丧,惟有嘉兴抽豊一节,则求老侄涕泣而道。此果成行,杀我必矣。盖有按剑者在彼中也。耿叔台子婿俱不录,而大儿犹有妄求之意,真如说梦。今年遗才亦不必考矣。一半秀才犹欲摇铃打鼓,况全秀才耶。府县诸公,吾俱绝书问,恐徒为不肖子所托耳。诸不一。名正具。
题跋:董文敏公尺牍卷,曩藏丹徒刘氏,时屡披阅,今得再见,如遇故人。明人杂记载文敏在乡里颇有负谤,又言其子不肖,证以此卷,殆非尽诞□。丙辰(1916年)八月,永丰乡人罗振玉观并题记。钤印:罗振玉印(白) 罗叔言(白)
签条:董文敏手札真迹。光绪癸巳(1893)年花朝日镇寰题。钤印:囗囗赵氏珍藏(朱)
鉴藏印:项怀述印(白) 项庚松印(白) 红梅阁(朱) 曾在赵荷裳处(朱,二次) 彭生之印(朱) 善化向万鑅绍春敬观(朱) 赵梦泰定为真迹(白,二次) 泾川赵氏珍藏(朱) 怀新斋鉴古之章(白)
说明:项怀述、项庚松、向万鑅、赵梦泰等鉴藏。罗振玉题跋、赵震寰题签。
董其昌岳父上款,其中一通为三子董祖源上款。内容包括董其昌为招妓事辩诬、中试报喜、卖米补贴家用、封诰,提及王锡爵、沈犹龙等。从中可知董氏早年家中并不富裕,且经考试不中,常为家用等所苦,后又遭子弟不贤肖,深为诸儿担心。凡此,确如罗振玉跋所书,可见董氏受家累甚深。
DONG QICHANG FAMILY LETTERS
Ink on paper, hand scroll
Note: Inscribed by Luo Zhenhu and titled by Zhao Zhenhuan. Authenticated by Xiang Huaishu, Xiang Gengsong, Xiang Wanheng, Zhao Mengtai, etc.
417×31cm
RMB: 5,000,000-8,000,000
作者简介:董其昌(1555~1636),字玄宰,号香光、香光居士,华亭(今上海)人。万暦十七年进士。官至南京礼部尚书,诏加太子太保。才华俊逸,少负盛名。工诗文,善书画,精鉴赏。书法超越诸家,以行楷称绝一代,与邢侗、米万钟、张瑞图并称“晚明四家”。其书法自成一家,对明末清初书风影响很大。山水师董、巨,以黄、倪为宗,以禅论画,有“画分南北宗”之说,著有《画禅室随笔》等。
跋者简介:罗振玉(1866~1940),字叔蕴、叔言,又字商遗,号雪堂,晚号贞松老人、松翁等,浙江上虞人。迁居江苏淮安。擅考古,工书法,行楷古籀,端严方正,小楷尤为精妙。对中国科学、文化、学术颇有贡献,参与开拓中国的现代农学、保存内阁大库明清档案、从事甲骨文字的研究与传播、整理敦煌文卷、开展汉晋木简的考究、倡导古明器研究,中国近代考古学的奠基人。一生著作达189余种,校刊书籍642余种。
鉴藏者简介:1. 项怀述(1718~?),又名述,字惕孜,号别峰,乾隆间安徽歙县桂溪人。工篆隶书,能画,尤以治印名。有《伊蔚斋印谱》《伊蔚斋黄山印薮》《隶法汇纂》十卷行世。项怀述、项庚松、项道晫、项绶祖四人,皆精治印,曹振镛称为“南河四项”。
2.项庚松[清],安徽人。精治印,于项怀述、项道晫、项绶祖四人合称“南河四项”。
3. 向万鑅[清],字子振,亦字绍春,湖南善化人,历任浔州府补用知府、桂林府盐法道、梧州府知府、太平思顺道、苏州府知府等,任上知民风,重教化,有政声,亦工书法,好收藏。
4. 赵梦泰[清],安徽泾县人,光绪癸巳举人。华亭知县。

版权声明   西泠拍卖网上刊载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报导、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软件、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以及为注册用户提供的任何或所有信息,均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及适用之国际公约中有关著作权、商标权、专利权及/或其它财产所有权法律的保护,为西泠印社拍卖有限公司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
 未经西泠拍卖网的明确书面特别授权,任何人不得变更、发行、播送、转载、复制、重制、改动、散布、表演、展示或利用西泠拍卖网的局部或全部的内容或服务或在非西泠拍卖网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法律责任。特别地,本网站所使用的所有软件归属西泠印社拍卖有限公司所有, 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计算机软件保护条例及国际版权公约法律保护。除经本网站特别说明用作销售或免费下载、使用等目的外,任何其他用途包括但不限于复制、修改、经销、转储、发表、展示、演示以及反向工程均是严格禁止的。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及相关法律追究经济赔偿和其它侵权法律责任。
特别声明   任何使用者将西泠拍卖网展示的拍品图品及其衍生品用于非商业用途、非盈利、非广告目的而纯作个人消费时和用于商业、盈利、广告性目的时,需征得西泠拍卖网及/或相关权利人的书面特别授权。应遵守著作权法以及其他相关法律的规定,不得侵犯西泠拍卖网及/或相关权利人的权利。

客服电话

客服邮箱

联系客服  
 
问题内容 注:
文字内容不得超过300字
 
电话邮箱
 

验证码

看不清楚再换一张